畲乡冬韵

http://www.sjzfisoo.com 更新时间:2012/3/2 11:07:21 来源:本站原创
 

    满眼青山绿,夜枕溪流眠。“全国环境优美乡镇” -----畲乡樟坪之美有目共睹。与春之萌、夏之炫、秋之华不同,冬日的畲乡别有一番风韵。

    历经风霜的群山褪去了所有的浮华,略显消瘦的山峦愈发显得秀气,那树木原有的质朴的绿如泼洒在山间的凝固了的油墨,显得如此端庄和稳重。这是一种怎样醉人而又充满张力的色彩呀,如畲寨里衣着民族服装的畲族少女,张着深情眸子凝望着天边的情郎;如一匹由缰散鬃、蓄势待发的骏马,擎着满腔激情时刻期待新一轮的出发,从脚下直铺到山顶,让人不得不感叹这动人的天之蓝、山之绿。置身这不加修饰的色彩里,人单纯了,心纯净了,什么都可以放下了、什么都已经放下了,除了这无所不在、无所不能的绿。

    别以为绿就是冬天畲乡的唯一色彩,冬日的畲乡并不单调,竹梢的浅黄、枫叶的深红、野果的紫红,镶嵌在林木中,就如席慕容诗里“彩虹色的梦”,飘逸在无边无际的绿色里。也别以为畲乡的冬天就是这般的缺乏生气。水是穿行在油画中的精灵。当你漫游在那沁人心脾、忘乎所以的油墨中,一条时隐时现的白练从那铺天盖地的绿中奔腾而出,那种激动是无以言表的。陶潜老先生的“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”, 感慨的大概也就是这种无以言表了。

    最妙的就是来点雾了。赤裸的白色以其宽广的胸怀将万物裹在一起,能分辨出细小颗粒的雾珠飘荡在天地间,充塞着每一个角落,除了雾本身,一切都变得模糊,包括那再灼眼、再清晰不过的绿。苍松、翠竹、溪流、人心,都随着虚无缥缈的雾境一起飘荡,如梦如幻。山里的雾如畲民一般情重,来了就不想走。缠绕在绿叶上,叶子绿得更加纯正;滴落在野果间,野果红得更加诱人;融合在溪流中,溪流跳得更加欢快;飘洒在人身上,人心止不住的悄悄荡漾。

    冬天的畲乡远离了一切的喧嚣,很是寂静。蛰伏了的森林连落叶也懒得动弹,曾经的主宰者飞禽走兽们也销声匿迹,消逝在那空旷的包容中,不留一丝踪迹。耕作累了的梯田要横卧在山岗上,默默的积蓄着力量等待着春天。此刻走在山间,你也不再会有那春天放歌的激情,一股神圣的敬畏让再喜欢热闹的你也只会伫足深思,享受这难得的心与自然的相通与惬意。偶然间,几只长尾巴的拖鸡受了惊吓,从你脚下霍然跃起,飞向不远处的峰坳里,消逝在密林中,刹那间,山林又恢复了原有的静寂。

    迷人的畲寨就散落在这无尽的惬意中。它们或三五成群,或独自成院;珍珠般的点缀在山脚下、溪流边、公路旁,山水画一般的静默着,透射出无尽的安祥与和谐。畲乡的冬天是悠闲的,畲民们大都闲赋在家中。偶尔有一名老者,坐在房门前与青山低语着、对望着、倾诉着、期盼着。生于斯,长于斯,成于斯,作于斯,大山早成了畲民们最可靠的朋友。笑容悬挂在竹梢上,梦倒映在绿镜中,数不尽的默契中,人与自然相映成趣,拼凑成一幅和谐的畲乡新画卷。

    雪在畲乡的冬天是最常见的了。冬雨一下,北风一卷,就魔术般的下起了雪。芭蕉上、木桥头、房顶上,皑皑的白雪浸透在这纯情的土地上,一切都陷入心无旁鹜的沉思中。还是下点小雪吧,秀气的畲乡承受不住太多的负荷。雪后的晴天才是人们最向往的。晶莹的冰棱,耀眼的雪境,在柔和的阳光下放射出五色光芒。冬天已经来了,畲民心中停留更多的是春的希冀。

 

 

 
 

版权所有:中国共产党www.77h.com
赣ICP备11007758号
Copyright 2011 www.sjzfiso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电话:0701-3316616 邮编:375400